2007年5月3日

冷顏。




我憎恨。



我憎恨此時行政大樓前的鼓聲,還有年輕肢體的律動;我憎恨體育場裡的尖叫嬉鬧和鼎沸人聲;我憎恨子夜十二點,卻找不著寧靜的半刻;我憎恨在我埋葬妳的這一天,陌生人的喜樂歌聲踐踏一切的神聖;我憎恨無知,更甚於無情。


我試圖。


我試圖徘徊幽曲小徑,探訪妳的蹤跡;我試圖橫臥角落裡的板凳,默數天上的星辰;我試圖遠眺山際,漆黑中等待妳的跫音;我試圖翻箱倒櫃,急切地找尋關連;我試圖偽裝年少,矯情地採一朵身旁的無名小花,插在妳的墳前。


我發現。


我發現我迷路,在虛妄和現實交疊的投影幕前;我發現我困惑,在傳遞億萬年前古老訊息的閃爍之間;我發現我失落,在吸收所有色彩光線的異次元斷裂空間裡;我發現我無奈,在飄散一抹體溫香氣的紙片空白方格;我發現花兒,低頭嘆息與我相對無語。


我彷彿。


我彷彿見到妳的淺淺嬌笑,一如我們相識的第二天;我彷彿枕在妳的腿上,像個孩子般安靜沈睡;我彷彿聽見妳的呼喚,錐心刺骨地就像用盡生命的力氣一樣;我彷彿動手撕碎承諾的約定,如同扯動風鈴暴露風的不定;我彷彿遊走在幽冥邊界,不住打擾亡靈的安息。


於是我。


於是我從妳照片上仰的注目眼神裡看到幸福,身旁捧著白花的人已無所謂;於是我自以為是地從妳的婚戒得到寬恕,卻不敢伸手接過救贖的聖杯;於是我摀耳不敢聆聽百靈鳥歡啼,從指縫卻滲出幾縷鮮血;於是我向棺裡端詳了一眼,妳在我心裡再也不會老,即便我化為泥灰;於是我將冥王的法杖插入心窩,背負永世的詛咒。


我的心太小,再也承載不了這滿溢的傷悲,它正一點一點地先我的身體死去。假如來生再相見,切莫與我相認,我害怕償還不了纏繞依附的因果,又要累妳一世。但願睡醒之後,那是一個沒有你我的新世界。


我整了整衣裳,用手心摩娑妳的臉頰,今夜以清淚代酒,在伊始之地向妳輕聲永別。


1 則留言:

嫣然自得 提到...

simon,I have no words to sad....那憎恨太真實、一如緊隨在側的影子,我懂得那滋味,我懂得

張貼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