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16日

贈友。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日前應邀擔任國中同學Sky在台北補請喜宴的主持人,當天一早還到事務所加班,中午時分急急忙忙回家換裝,卻在十字路口打滑摔車。幸好還是準時二點赴約,與新郎再度討論了流程細節,便開始構思主持的內容。


中間也幫忙弄一點場佈的東西,但基本上不太需要我們動手。令我驚訝的是,負責攝影的王大哥竟然還記得我上次在高雄主持時說的一個小故事,「不是pro出身,但有pro的水準」。因為我不喜歡唸逐字稿,便在宴會廳門口旁踱步發想演練起來。


忽然一個身影靠了過來,「很簡單的啦,不用緊張。」我抬頭一看,竟然是前兄弟象的投手陳義信!先前就聽Sky說他在這裡是行銷副總,不過一直以來陪伴我們長大的棒球回憶人物活跳跳站在眼前還是很令人吃驚。「你第一次主持啊?」我點點頭,「是啊,你是陳義信大哥吧?我從小看你打球長大的耶。」他笑了笑,「你幾年次的?」「六十八。」「哇,你小我十六歲耶。」「真的嗎?可陳大哥你一點也看不出來耶。」他聽了樂呵呵地笑,拍拍我的肩膀又聊了一些別的事情,遞了一張名片就走了,不遠處剛來的Sky爸爸和弟弟正在指指點點。五點多其他幫忙的人陸續抵達,我繼續專心rehearsal,不停地用筆註記靈光乍現的思緒。


六點半準時開始,但正式的進場因為賓客抵達的時間而稍微晚了些。剛開始有點緊張,所以用字和腔調都有點不自然,直到邀請長輩致詞時,我在每個人致完詞都有一段小小的幽默comment,效果奇佳,也不會太過輕浮。其實這本來就是我幽默的style-反應快、有一點挖苦、有一點quote、有一點隱喻,雖然沒有辦法讓大家捧腹大笑,但調劑一下氣氛效果倒是出乎意料之外地好。也因此越發有自信,後段的主持也漸入佳境。


中間幾次休息,摔傷的左腳隱隱作痛,久站也引起陣陣發麻,但只要一開始主持,便又完全忘了這回事。


最後壓軸的小高潮就是我從主持人改以國中同學的身份致詞,我還記得緩緩走上舞台,背對觀眾邊宣佈人名時,竟然傳出一陣低沈的驚呼。雖然是大致上擬好的台詞,但當面對新人時,我還是忍不住有些激動起來,畢竟這是個多麼巧妙的緣份!


主持結束,下了舞台與許多十幾年不見的國中同學相見,格外令人開心。Sky的爸媽抓著我的手臂,「有空來坐啦。啊結婚的時候要放帖子給我們,明賢算明賢的,我們要另外算一份。」新娘子的爸媽說,「因為你,我們的喜宴增色不少。」我則是拉著Sky說,「總算結束了,耶。」


為了不辜負他們用心為我們構建的平台,我在google設了一個同學用的論壇,並且將同學一個一個拉進來,目前也在大家同心協力之下將聯絡簿很快地更新中。除了上週幾個宅男相約吃燒烤,這週則是唱歌去,下週看「神鬼奇航3」,再下一週則是正式同學會以及續攤歌唱大賽,這些活動無非是想讓同學重新認識,並且再次找回我們的青春時代。


和幾個過去說不到五句話的同學在MSN聊開,也和幾個特別投契的同學見面暢談到深夜。原來有些人我真的不認識,也或許他們也是在這許多年之後才認識真正的自己。還記得和Sky在網路上第一次重逢的那晚,向來以三秒鐘入睡自豪的我竟然徹夜失眠,年少時期的回憶紛至沓來,彷彿天一亮,我又要背起書包騎腳踏車上學去一樣。


這些年來,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且都有各自辛苦的部份,大家都在努力長大。這一群擁有共同回憶卻相遇太早的朋友,在極為戲劇化的開場後,或許從中發掘一二知交,就可算是最美好的註腳吧。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
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7 則留言:

helenna 提到...

溫火的友誼更能長長久久

提到...

能和從前好友齊聚一堂,這也是種幸福吧!

Simon 提到...

沒錯,確實是很棒。

匿名 提到...

出國前如果要到花東走走. 肯納園真的是一個不錯的地方, 推薦給你.

http://www.kanner-garden.idv.tw/page_1.htm

Mrs.ThePoint 提到...

好好ㄜ
好友可以相聚,真的很快樂

alfa 提到...

天呀..你才68年次

你千萬不要問我幾年次...

Simon 提到...

Dear 路人兄,
肯納園似乎只有提供四人房?

Dear Mrs. the point,
真的是無法言喻的快樂。

Dear alfa,
這...你一說我就很想問耶。

張貼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