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8日

六月晴雨・四・子不語


日期:20070608
天氣:豪雨
路線:蘆竹-桃園巿-新竹縣新埔鄉-新竹巿
里程數:105km


早上和客戶們打了招呼,感謝這二天來的照顧之後,便帶上行李便前往最後一個桃園的景點-忠烈祠。出發不久雨勢漸大,途經桃園巨蛋錯過轉彎路口,多騎了一段路,好不容易找到正確的方向,卻在上橋後不知道要轉下另一條小路,一路騎到龜山,問了路邊的早餐店老闆娘才急忙回頭。回頭之後正高興逐漸接近目的地,卻遍尋不著,偏偏所在的虎頭山上並沒有民居,想問人也問不到,一路愈騎愈高,都快把這不算高的山頭騎遍了,竟不知不覺騎到有幾根高聳煙囟的煉油廠,問了門口的守衛再調頭回去。騎到山下發現原來就在路邊,因為忠烈祠的牌子並不明顯。


原本日本統治時期的神社,在光復之後陸續改為忠烈祠,但建築物都如數保留,尤以桃園忠烈祠據稱為日本海外保存最完整的一個神社。我踏上忠烈祠的台階後,便拿起相機拍照,但照了幾張相機鏡頭就出問題。奇怪的是,先前幾天並沒有這問題,之後的這幾天也沒有,唯有在忠烈祠時,不管我怎麼試,相機鏡頭不是打不開、就是收不起來,根本沒法照。原本想說會不會是電池秀逗,所以換上另一顆備用電池,試了快二十分鐘情況並沒有改善。抬頭雨勢加大,前後左右偌大莊園只有我一個人,背脊一陣發涼,一咬牙踏上正中央上方的主殿深深鞠躬,道歉並說明自己的來意。最妙的是,就在我踏下正殿的階梯後,想說不會這麼神奇吧,一試之下相機鏡頭就恢復正常,我拍了幾張照片就向正殿方向鞠了個躬離開。


現在我都養成好習慣,到廟宇照相最好儘快到主人面前請安說明來意,免得製造誤會徒增困擾;此外,我儘量不拍主神的神像,只有建物或景物本身,以表示對祂們的尊敬。但回想這一段,自己也不免起雞皮疙瘩,真不曉得我那時是那來的膽子自己一個人闖了進去,希望照出來的照片不要多了幾個人的才好。


正要出發時,卻接到妹妹的電話,說姑姑向我媽密報!我打了電話給姑姑,她說天氣太差到處坍方,不贊成我繼續,要我立刻回台北,所以打電話給我媽要她叫我回去。我很生氣地說,「要不要回去,我快三十歲了,我自會判斷、會考慮。妳卻沒給我考慮的機會,替我做了決定!」我姑姑就住對街,原想說還是讓她知道一下。接著打電話給我老媽,但出乎意料之外老媽卻是贊成的,她說我就要出國了,利用這機會走走也好,但要特別注意安全、不要因為省錢就虐待自己(特別是去住那種有做黑的hotel,我說我都嘛每晚叫二個小姐),叮嚀一些有的沒的。我這老媽真的是了解我的,我的個性通常是決定了就很難改變,要勸回去是不可能的,但反而贊成會讓我有點不好意思,認真聽她的叮嚀,自己說每天都會打電話跟她報平安。


接著便走省道前往新竹,途經似乎在桃園有名氣的慈護宮,我便進去照了幾張相,順便躲一陣雨,大約下午一點繼續旅程。


沿途走省道轉縣道,通常走上縣道都會人車稀疏,常常只有我一台車。走了那麼多的縣道才真的體會到,台灣真的是個多山的地方,怎麼騎都會到山林裡去。東轉西拐地來到了新竹縣新埔鄉,我在一戶人家的屋簷下停車休息,順便研究地圖。隔壁的阿伯一直盯著我瞧,乾脆走過去問路,那位阿伯很熱心地重覆說了好幾次,雖然口齒不大清楚但起碼聽得出來方向,玩了玩他們家的貴賓狗便揮手和他們作別。


不久後順利找到國中同學琮駿推薦的景點,台灣文化博覽館。劉先生一臉狐疑地一手拿著不求人,問我要幹嘛,裡頭還傳來陣陣麻將聲。「看來琮駿說他經營得很辛苦並非虛言吶,」我心想。好說歹說了半天,直到拿出「我從台北騎車來的」這個殺手鐗果然獲准進入。他只交待我不要亂碰,便不理我。看到許多陳年的好東西,我是既興奮又好奇,拿起相機拍了好幾張,直到他發現制止。他問我一個壺,「這是金煉你知不知道?」我搖搖頭。「那你沒有研究嘛。」「是沒有,我只是喜歡老東西。」他於是隨口說了幾樣東西,意興闌珊的樣子,我相信這種愛物成痴的人只要引出他的興致,就會滔滔不絕說個沒完。於是我指著其中一個壺說,「這一個很特別吶,一定比其他的更有價值。」我心想反正是門外漢,說錯了正好拿來做請教的藉口,說對了說不定有意想不到的結果。他突然眼睛一亮,「沒錯,那一個就要十萬你知不知道。」


我原本在一樓亂晃,他這時帶著我走下樓梯,一打開電燈開關我一整個儍眼,居然是許多店鋪的古裝!中藥店、西藥店、銀行、郵局、妓女戶、雜貨店、布店、米店等,他很快地帶我繞了一圈,裡面大大小小每樣東西都是古物,就連店鋪裡的櫥櫃也滿滿的都是。「天哪,其他那些什麼文物館根本差多了!」我發自內心的敬佩,「有些地方都嘛幾樣東西就叫一個館,後來參觀得多了就覺得這種地方多半是騙錢的,結果你這裡根本就是集大成!」他一陣得意,又帶我走了一圈一樓的東西,「台灣沒有什麼地方可以跟我比,一天根本看不完!」我連連點頭。


接著他倒了二杯咖啡和我坐下來,便聊了起來。話題主要是在為什麼經營得那麼辛苦、為什麼不對外開放、對文化保存的看法、收藏品何去何從,以及和公部門打交道等。不知怎地我這不學無術的人總是在任何話題都能湊上一腳,而且只要摘要和反問,偶爾湊趣地放聲笑個二聲,話題就能一直巧妙地延續下去。聊得太忘我的結果就是聊了二個多小時,問明了義民廟的方向便離開了。


雨勢原本變小,但參訪完義民廟之後又開始增大,一路像游泳般騎到新竹巿區,在城隍廟附近找了間旅館落腳。先我進去的一男一女,年紀大概都比我爸媽大,熟門熟路地跟櫃枱小姐討論那個房間沒窗戶、那個房間會漏水、那個房間二張床之類的,我在旁邊聽完一陣尷尬,有個世界是這樣運行的,只是我不知道而已。總算輪到我的時候,我問了一句,「這房間會漏水嗎?」櫃枱小姐噗嗤笑了出來,「不會啦,那是另一間。」我連忙解釋道,「我已經淋一整天雨了,不想房間裡再下雨。」


去城隍廟附近吃了晚餐還買了宵夜便早早回房間休息。運動鞋和涼鞋塞滿報紙,雨衣、衣服、外套和背包掛在牆上,用電風扇吹著希望早點乾。草草寫了一篇遊記後便入睡了。


感想一,地圖和現地是有差異的。看懂地圖固然重要,問人也幫助很大,直覺有時也很有用,但總還是會迷路。


感想二,人不要鐵齒,還是心存敬畏的好。


感想三,環島是件任性的事。


感想四,走縣道是個挑戰。


感想五,當官的和民間的想法差距總是很大,我們的公務員在幹嘛?


感想六,可以叫二個小姐嗎?






slideshow說明:
1.游標移到上方出現的功能列可選擇播放秒數‧播放或是暫停;
2.游標移到下方出現的是全群組的縮圖;
3.點選正在播放的單張相片,可跑出該相片的說明。
4.或請直接連接這裡

9 則留言:

helenna 提到...

我對ipod的map search 功能也是感到神奇^^

無法顯示網頁 提到...

你照片裡面有幾張的風景還真是美的不得了!
為什麼你三不五時都可以到處看、到處玩呀!?
好幸福唷~

嫣然自得 提到...

當然可以叫兩個小姐啊!
隨時隨地都可以大叫「兩個小姐」~~
而且,想叫幾個都行!
呵呵~

JudyM 提到...

很扭的百煉鋼,碰到會治你的女性變成繞指柔。

走縣道很鄉土很民間哩。

泡泡 提到...

長輩好像都是這樣的哩

Simon 提到...

Dear helenna,

是的。而且現在沒有GPS好像就遜掉了。


Dear 網頁壞掉大哥,

啊就等著出國留學咩,所以這次環島一次玩夠本。


Dear 嫣然,

這。我不是這意思好嗎。


Dear Judy,

百煉鋼和繞指柔的比喻真貼切。
鄉道很民間,不過路標就比較不清楚了,很容易迷路。


Dear 泡泡,

沒錯,都是醬子的。知道是關心,難免還是會覺得有點嘮叨。

牙牙 提到...

看到台灣文化博覽館,讓我想起台北的「台灣故事館」,不過劉先生收集的東西感覺比較有歷史。
幾張雨中的忠烈祠,拍的很美喔!

Simon 提到...

Dear 牙牙,

是的,就是大了N倍的台灣故事館,看完一整個感動。雨中的忠烈祠很漂亮,也很有氣氛。

Mr.Shen 提到...

照片的格式很讚也很美

張貼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