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1日

高雄。

回到高雄,估計會在這裡再待上幾個月。自從預官退伍後找工作的三個月,似乎就再沒有在高雄長住了,每次都來去匆匆,母親說「好像客人一樣」。



照例先到書店去報到,然而不少以前常去的都關門大吉,碩果僅存的這間也從二間店面縮減成一間,看來文化沙漠好像沒有太大的改變。隨手翻到一位國中兼高中同學的作品「貧窮男惡搞東京五百天」,風格果然一點都沒變、妙趣橫生,不過他書中自稱去日本沒有艷遇之類的,我可是一點都不信(嘿嘿,看來要嚴刑逼供才行)。不知不覺就待了一整個下午,回家前一口氣買了「志工企業家」、「M型社會」、「世界是平的」及「十四堂人生創意課」等書,不亦樂乎。沒有ADSL的這段日子雖然無趣些,卻也不免要反問:以前沒有被網路綁架的時候,我又是怎麼打發時間的呢?是不是在無形之間,想法和行動就被制約了呢?

約了以前的同事仔仔吃飯聊天,當初就說我們二個家只隔一條鐵路,一定要找個機會在高雄聚,結果一轉眼也是二年過去。她對於她所發明的「賽大師」名號被大家沿用至今還驕傲不已。飯後到文化中心一遊,果然拆掉圍牆、加強綠化之後,感覺非常舒適。傳說中的巿政府無線網路怎麼連都連不上,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一陣子待習慣圖書館,於是到文化中心裡的巿立圖書館辦了借書證,首開二十多年來的先例借了三本書回家:「金磚四國」、「美國」和「之後」,明明離我家只有十分鐘路程,以前卻從沒去過。

路過的學校多半降低或拆除了圍牆,城巿的面貌變得平易近人得多。午后在寬闊筆直的大道隨意遛達,確實有種與台北不同的風味。摩托車愛怎麼騎就怎麼騎,最近的交通大執法似乎和我們無關,紅燈左轉早已司空見慣,沒戴安全帽應該是圖個涼快。我用手擦了擦額上滲出的汗珠,短褲短袖上衣加涼鞋的裝扮怎麼還是感到有點熱?招牌上的四十元便當不知道味道如何,有點類似台北85°C的「金鑽咖啡」,拿鐵還頗好喝,名字也取得夠有台味。路上的人步調緩慢,悠閒地彷彿與世隔絕,三點不到就一堆人在咖啡店吆喝,感覺這個熱帶的沙漠似乎出現了點點綠洲,還真讓我這個高雄子弟有些不適應起來。

似乎我得重新和它培養一下感情才是。雖然是我生長的地方,但從新大統的完工、捷運敲敲打打、以前唸的高國中門面大不相同、熟悉的店面再不如前,更不說高鐵的一日生活圈,它正以一個截然不同的姿態伸展著,一個與我記憶中完全不同的姿態。

2 則留言:

仔 提到...

是金礦 不是金鑽啦
哈哈 你太可愛了你

高雄這樣緩慢的步調
其實也不錯
我漸漸愛上這樣的感覺了

Simon 提到...

哈,原來是搞錯了喔。

張貼留言

 
;